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完善失信约束制度
构建诚信建设长效机制的指导意见
国办发〔2020〕49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诚信建设的要求,认真落实《优化营商环境条例》等相关规定,进一步明确信用信息范围,依法依规实施失信惩戒,完善失信主体信用修复机制,提高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法治化、规范化水平,经国务院同意,现提出如下意见。
一、总体要求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遵循法治轨道,着力构建诚信建设长效机制,按照依法依规、保护权益、审慎适度、清单管理的总体思路,进一步规范和健全失信行为认定、记录、归集、共享、公开、惩戒和信用修复等机制,推动社会信用体系迈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更好发挥社会信用体系在支撑“放管服”改革和政府职能转变、营造公平诚信的市场环境和社会环境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推进和实践探索中,要把握好以下重要原则:一是严格依法依规,失信行为记录、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认定和失信惩戒等事关个人、企业等各类主体切身利益,必须严格在法治轨道内运行。二是准确界定范围,准确界定信用信息和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认定范围,合理把握失信惩戒措施,坚决防止不当使用甚至滥用。三是确保过惩相当,按照失信行为发生的领域、情节轻重、影响程度等,严格依法分别实施不同类型、不同力度的惩戒措施,切实保护信用主体合法权益。四是借鉴国际经验,既立足我国国情,又充分参考国际惯例,在社会关注度高、认识尚不统一的领域慎重推进信用体系建设,推动相关措施与国际接轨。
二、科学界定公共信用信息纳入范围和程序
  (一)明确界定公共信用信息范围。将行政机关及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等(以下统称行政机关)掌握的特定行为信息纳入公共信用信息,必须严格以法律、法规或者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为依据,并实行目录制管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依规编制并定期更新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和其他有关部门可依法依规提出拟纳入目录信息的建议,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梳理汇总目录,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相关市场主体、行业协会商会、法律服务机构、专家学者和社会公众意见,提请部际联席会议审定后向社会公布并组织实施。各地可依据地方性法规,参照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的制定程序,制定适用于本地的公共信用信息补充目录。
  (二)严格规范失信行为认定依据。行政机关认定失信行为必须以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为依据。可认定失信行为的依据包括:生效的司法裁判文书和仲裁文书、行政处罚和行政裁决等行政行为决定文书,以及法律、法规或者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规定可作为失信行为认定依据的其他文书。行政机关认定失信行为后应当如实记录失信信息。
三、规范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公开范围和程序
  (三)规范公共信用信息共享范围和程序。公共信用信息是否可共享及在何种范围内共享,应当根据合法、必要原则确定,并在编制公共信用信息目录时一并明确。完善信息共享机制,推动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以及相关部门信用信息系统实现互联互通、数据共享,对于可共享数据要明确采集部门,做到“一口采集、充分共享”。
  (四)依法依规确定公共信用信息公开范围。公共信用信息是否可公开应当根据合法、必要原则确定,并在编制公共信用信息目录时一并明确。公共信用信息公开不得侵犯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开个人相关信息的,必须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或者国务院决定、命令作为依据或经本人同意,并进行必要脱敏处理。
  (五)加强对公共信用信息公开渠道的统筹管理。公共信用信息的认定部门应当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或其他有关规定,在本部门门户网站、本级政府门户网站或其他指定的网站公开相关信息。“信用中国”网站、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要按照有关规定,将所归集的应当公开的公共信用信息进行统一公开,并与公共信用信息认定部门公开的内容、期限保持一致。
四、规范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认定标准和程序
  (六)严格限定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设列领域范围。设列严重失信主体名单的领域,必须以法律、法规或者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为依据,任何部门(单位)不得擅自增加或扩展。设列严重失信主体名单的范围,严格按照《国务院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33号)规定,限制为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严重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和社会正常秩序、拒不履行法定义务严重影响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公信力、拒不履行国防义务等严重违法失信行为的责任主体。
  (七)严格规范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认定标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制度,其名单认定标准应当以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形式确定,暂不具备条件的可由该领域主管(监管)部门以部门规章形式确定,认定标准应当充分征求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及其他有关部门、相关市场主体、行业协会商会、法律服务机构、专家学者和社会公众意见,公开征求意见期限不少于30日。认定标准应当通过“信用中国”网站及该领域主管(监管)部门指定的网站公开。认定标准应当一并明确名单移出条件、程序以及救济措施。认定标准制定部门应当定期组织对标准执行效果进行第三方评估并及时修订。仅在地方范围内实施的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制度,其名单认定标准应当由地方性法规规定。
  (八)严格履行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认定程序。行政机关在作出认定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决定前,应当告知当事人作出决定的事由、依据和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提出异议的,应当予以核实并在规定时限内反馈结果。将市场主体列入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应当由认定部门依托相应的行政决定文书,载明事由、依据、失信惩戒措施提示、移出条件和程序以及救济措施等,必要时也可由认定部门单独制作认定严重失信主体名单的决定文书。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原则上应当由县级以上(含县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按照相关标准认定,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五、依法依规开展失信惩戒
  (九)依法依规确定失信惩戒措施。对失信主体采取减损权益或增加义务的惩戒措施,必须基于具体的失信行为事实,直接援引法律、法规或者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为依据,并实行清单制管理。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依规编制并定期更新全国失信惩戒措施基础清单,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和其他有关部门可依法依规提出拟纳入清单失信惩戒措施的建议,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梳理汇总清单,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相关市场主体、行业协会商会、法律服务机构、专家学者和社会公众意见,提请部际联席会议审定后向社会公布并组织实施。各地可依据地方性法规,参照全国失信惩戒措施基础清单的制定程序,制定适用于本地的失信惩戒措施补充清单。任何部门(单位)不得强制要求金融机构、信用服务机构、行业协会商会、新闻媒体等惩戒失信主体。
  (十)确保过惩相当。按照合法、关联、比例原则,依照失信惩戒措施清单,根据失信行为的性质和严重程度,采取轻重适度的惩戒措施,防止小过重惩。任何部门(单位)不得以现行规定对失信行为惩戒力度不足为由,在法律、法规或者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规定外增设惩戒措施或在法定惩戒标准上加重惩戒。
六、健全和完善信用修复机制
  (十一)建立健全信用修复配套机制。相关行业主管(监管)部门应当建立有利于自我纠错、主动自新的信用修复机制。除法律、法规和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文件明确规定不可修复的失信信息外,失信主体按要求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影响的,均可申请信用修复。相关部门(单位)应当制定信用修复的具体规定,明确修复方式和程序。符合修复条件的,要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将其移出严重失信主体名单,终止共享公开相关失信信息,或者对相关失信信息进行标注、屏蔽或删除。
  (十二)提高信用修复效率。加强信用修复信息共享,加快建立完善协同联动、“一网通办”机制,切实解决“信用修复难”问题。相关行业主管(监管)部门以及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信用中国”网站应当明确专门人员负责信用修复工作,在规定时限内办结符合条件的信用修复申请,不得以任何形式向申请信用修复的主体收取费用。
七、加强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
  (十三)加强信用信息安全管理。各级公共信用信息系统要按照保护市场主体权益的要求,明确信息查询使用权限和程序,建立完善信息查询使用登记和审查制度,防止信息泄露,对故意或因工作失误泄露信息的,要依法依规严格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严肃查处泄露、篡改、毁损、窃取信用信息或利用信用信息谋私等行为,严厉打击借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名义非法收集、买卖信用信息的违法行为。
  (十四)加大个人隐私保护力度。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最小化原则,严格按照公共信用信息目录收集使用个人信用信息,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本人同意,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授权、强制授权或一次授权终身收集使用个人信用信息。加大对非法获取、传播、利用以及泄露、篡改、毁损、窃取、出售个人信息等行为的查处力度。相关部门要对金融机构、征信机构、互联网企业、大数据企业、移动应用程序运营企业实施重点监管,严格规范其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和公开个人信息等行为。
八、着力加强信用法治建设
  (十五)加快推动信用法律法规建设。坚持遵循法治轨道,加快研究推进社会信用方面法律法规的立法进程,理顺失信惩戒与行政管理措施的关系,夯实法治基础。现行法律、法规对失信行为惩戒力度不足、确有必要加大惩戒力度的,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应当及时提出修法建议,确保失信惩戒严格依法依规开展。
  (十六)严格依法依规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依法依规严格规范信用信息采集、共享、公开范围,严格规范严重失信主体名单认定、失信惩戒和信用修复工作,确保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各项工作在法治轨道运行。对未成年人失信行为、受自然灾害或疫情等不可抗力影响导致的失信行为以及非主观故意、轻微失信行为,应宽容审慎进行认定、记录和惩戒。坚决查处和打击各类侵权行为,依法依规保护信用信息安全、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依法依规保护各类信用主体合法权益。
九、加强组织实施保障
  落实主体责任。各行业主管(监管)部门要切实履行本行业信用监管主体责任,依法依规做好失信行为认定、记录、归集、共享、公开、惩戒和信用修复等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牵头单位要协调司法机关以及其他已获明确授权的责任单位做好相关工作。地方各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牵头单位要切实履行统筹协调职责,对本区域内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加强规范指导。
  强化追责问责。对在公共信用信息目录外违法违规记录、共享、公开信用信息,在失信惩戒措施清单外违法违规实施惩戒措施,以及不按标准和程序擅自认定严重失信主体名单、不按规定及时办理信用修复等行为,要依法依规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责任。
  加强宣传解读。鼓励各类媒体积极开展诚信宣传教育,深入报道诚实守信的先进典型,对失信行为和事件开展建设性舆论监督,倡导诚实守信。充分发挥有关部门、行业协会商会、专家学者、新闻媒体等作用,及时阐释和解读信用政策,积极回应各界关切,强化正面引导,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把握时间节点。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按照本意见要求,对已经出台的失信行为认定、记录、归集、共享、公开、惩戒和信用修复等措施进行梳理评估,对不符合本意见要求的要及时规范。对有明确依据可继续保留的严重失信主体名单制度设置过渡期,在2021年底前按本意见要求对需要调整的名单认定标准和程序进行更新,过渡期后与本意见要求不符的一律废止。
国务院办公厅
2020年12月7日
(此件公开发布)

窗口服务电话:0434-6053889
监督投诉电话:0434-3231315

















 
社会各届对信用档案的支持和迫切需求

发布时间:2015-09-01 |


 社会各届对企业信用档案的支持和迫切需求


一、社会的文明需要征信体系保障,征信体系是社会进步的必然: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市场发展初期,商人的唯利是图,使整个社会充满了欺诈,导致一次次经济危机。基于此,思想家傅立叶描绘:“医生希望自己的同胞患寒热症,律师希望每个家庭都发生纠纷,建筑师希望发生大火把城市四分之一化为灰烬,安装玻璃的则希望下一场大冰雹打碎所有的玻璃――”,但是,现在他们国家,“伪劣假冒、坑蒙拐骗”很少发生,市场非常有序,守信成为习惯。这主要归功于他们经过百年建立起来的健全的社会信用体系。
我国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伴生而来的“伪劣假冒、坑蒙拐骗”病毒在社会上泛滥,“苏丹红”、“毒大米”、“垃圾猪”、“瘦肉精”“注水肉”“地沟油”、“黑心棉”、“楼脆脆”、“桥歪歪”、“瘦身钢筋”、“颜料馒头”、“避孕黄瓜”、“三聚氰胺牛奶”、“嫩肉粉”、“黑饭托”、“黑酒气”、“黑婚托”、“黑导游”、“黑医托”、“黑保安”、“黑警察”、“黄牛党”、“添加剂”、“糖精枣”、“假币”、“骗保”、“骗贷”、“合同诈骗”、“虚假广告”――已经到了丧心病狂、触目惊心的地步。这些形形色色的失信行为,单靠行政干预和法制是很难克制的,必须有健全的社会信用体系配合!
征信体系,事关国家昌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先后出台了关于诚信建设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各级政府职能部门、领导干部大力倡导、率先垂范,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在全国形成了弘扬诚信、践诺诚信的良好社会氛围。我们的政府高瞻远瞩,一直在推动着社会信用体系的诞生和健康发展。
 
二、中国政府对于建立社会信用体系、规范市场经济的决心非常坚定:
1、早在改革开放之初,早已为建立我国社会主义特色市场经济下的信用体系进行了一系列理论研究、试点及政策法规的制定。
2、在诚信体系理论研究方面,国务院政策研究室陈权生、陈文铃等同志完成了我国第一份“社会诚信体系框架理论”的课题研究。
在试点方面,上海市政府与人民银行合作建立企业、个人信用档案试点,北京市工商局牵头47家市政府职能部门联合开发的企业信用档案试点工程,中国人民银行以信贷信息做支撑建立的企业、个人信用档案系统工程,为我国信用管理制度打开了思想禁固,为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提供了宝贵经验。
3、在组织机构和宣传活动方面,从中央到省、市、县各级政府都成立了“社会信用建设领导小组”,主要政府领导担任小组组长;
4、2008年,国务院推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简称“联席会议”,召集人为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随后各地方政府也相继成立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会议联席制度”,由主要领导人负责。
出台了大量关于推进信用体系建设的指导性文件和以弘扬诚信主题的宣传活动,其中商务部牵头各大部委联合发起的“诚信兴商月”活动,已经成为了每年必搞、深得人心的品牌活动;
5、在政策、立法方面,2007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07〕17号)文件,明确指出了企业信用档案要以“信贷、纳税、合同履约、产品质量的信用记录为重点”的指导思想;
2009年至今,国务院连续两次向全社会发出《征信管理条例》法规的征询意见稿;
2011年10月1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制订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
――――――――
总之,从国务院到各地方政府领导对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惩戒市场严重的失信行为的决心,非常明确,非常坚定。
 
三、金融机构的信贷业务迫切需求社会征信系统:
1、商业银行(包括小额、担保公司及民间资本)迫切需要大范围、多角度的企业征信:人民银行的信贷信用系统,帮助各商业银行有效的规避在其他银行、异地银行曾有不良贷款记录客户的信贷风险,但还有很多重要信用信息无法知晓,比如工商、税务、质检、环保、法院等部门监管信息,客户投诉信息,行业评价,媒体评价,民间借贷――――,任何一个方面出现风险,都可能导致企业进入困境,导致不能还贷。按照“木桶原理”,只要有一块烂板,依旧装不住水。因此,信贷的安全,
2、信贷需要社会征信体系的支持:贷前,可以帮助金融机构甄别优质的借贷客户;贷中,可以帮助金融机构及时了解企业在运营中随时出现的商业风险,有预警功能;贷后,可以向公布企业的信用情况,纳入社会监督;把信贷企业纳入社会征信系统,让企业牢固的树立守信意识,是解决一切信贷危机最根本的保障。
到目前为止,中国尚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卡” 、“信贷” ,金融机构的一切贷款业务全部建立在“抵押”“担保”基础上进行的,从“物物交换”、“货币交易”到“信用交易”、“信贷”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完善的社会征信体系基础上产生。
 
四、广大消费者的安全消费、商务交易迫切需求社会征信系统:
目前市场上制假售假、商业欺诈、违约等失信行为已经非常严重,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是惨不忍睹,给广大消费者、商家、合作者、求职者造成的苦难更是无以言表,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安全和身体健康,每个人都迫切需要有个统一的信息平台,能够方便的查询对方的信用状况,以有效的规避不必要的伤害。同时,当受到欺诈时,每个人都迫切需要有个低成本的、方便的统一投诉平台。
 
五、企业为了尽快获得客户信任,迫切需求征信服务:
1、在鱼目混珠、真假难辨的严重失信市场,诚信的企业,为了尽快获得客户信任,促成更多生意,需要第三方征信机构的征信服务。
2、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花钱做广告,可以轻松的实现让众多客户“知道”,但却无法让客户快速的“信任”。在没有取得信任之前,是不会产生交易的,“信任”才是目前商业交易的瓶颈。
崇尚诚信、恪守信用的企业,最需要“信用档案”;信用档案,即能帮助企业让众多客户“知道”,又能让客户快速建立“信任”,促成更多交易。

 
Copyright 2015 www.gzl315.com All Rights Reserverved
版权所有:公主岭企业信用网   联系电话:0434-6053889/6053898   技术支持:赤峰诚信文化传媒
地址:公主岭市政府西侧企业诚信建设服务平台4楼  邮箱:jlgzl11315@163.com   备案号:吉ICP备20004244号